只是世间的普通人。
看书写字,喝茶散步,没事瞎矫情。

老了老了,不能熬夜了

为了搞DDL喝了杯黑咖肝到四点
第二天清醒时间就没超过三小时

以前是怎么做到通宵的……???

我和你分别以后才明白,原来我对你爱恋的过程全是在分别中完成的。就是说,每一次见面之后,你给我的印象都使我在余下的日子里用我这愚笨的头脑里可能想到的一切称呼来呼唤你。比方说,这一次我就老想到:爱,爱呵。你不要见怪:爱,就是你啊。
你不在我眼前时,我面前就好像是一个雾沉沉、阴暗的海,我知道你在前边的一个岛上,我就喊:“爱!爱呵!”好像听见了你的回答:“爱。”

我现在已经养成了一种习惯,就是每三二天就要找你说几句不想对别人说的话。当然还有更多的话没有说出口来,但是只要我把它带到了你面前,我走开时自己就满意了,这些念头就不再折磨我了。这是很难理解的是吧?把自己都把握不定的想法说给别人是...

和花和月,天教长少年

错峰祝我叶生日快乐~

第四年啦。
有幸遇到你,遇到了最了不起的你。

这里曾经有过性、寂寞及对某种无以名状之物的企盼。那种企盼我记忆犹新。那是对随时可能发生,但又始终虚无缥缈、遥不可及的事物的企盼。它永远无法像在停车场上,或是电视厅内那搂着我们的腰背或身上其他地方的双手一样近在眼前、可感可触——声音已经关小,惟有画面在血脉贲张、蠢蠢欲动的肉体前闪现。


一张床。单人的,中等硬度的床垫上套着白色的植绒床罩。在床上可做的事除了入睡或者失眠,别无其他。我尽力使自己不要想入非非。因为思想如同眼下的其他东西一样,也必须限量配给。


讲故事犹如写信。亲爱的你,我会这样称呼。只提你,不加名不带姓。加上一个名字,就等于把你和现实世界连在一起,便...

一个粗糙的文字repo及表白

粽子呢,各有各的好处。甜粽子,不论是豆沙的、蜜枣的,还是纯糯米蘸白糖的,于我而言,都很不错。甜味合着糯米的粘香入口,刚好能中和一下:甜的没那么腻,糯的没那么淡。恰如《学医救不了苗疆人》中埋的梗(比如,“不约不约的抹茶怪”),我在翻本子的时候一边看一边哈哈哈哈;基于原作向背景,文里总是透露出一点暗线,但因为整体都很轻松,读的时候特别开心www还有兴致勃勃致力搞事的目小温,“总是后知后觉”思路直成电线杆的藏A,加上有点纠结的义气千雪,简直就是轻松环境下我理解的他们本人嘛!
《白茅纯束》作为“咸粽”,简直太合适了!(瞎比划)那种肥而不腻、香气四溢的肉,还有鸭蛋流油的咸香气!!
无法用语言形容我对这一篇文...

拜倒在十元小姐姐的笑容下

甘杯、益禾堂与大卡司。

喝大卡司有感。

1.
每到开学,校内小铺总要迎来一次更新换代。奶茶店更换得尤为频繁:想在五步一奶茶店的地方搏得一席之地,光凭一个空名号是不够的。

有家小吃店,营业时间从早十一点到晚七点,过时不候;外卖要等上一个半小时,高峰期甚至更久,小哥还很傲娇地表示一单不满二十不送;有时点的食材恰好没货,店家还会随机替换。
……可耐不住它好吃啊。

2.
从某个层面来说,我校学生不是很计较食物价格(要不然,宿舍群中心就不会是重庆火锅和饭店,食堂旁边就不会挨着金拱门);能否抓住学生们挑剔的味蕾,才是店铺能否在学校立足的保障。
在奶茶店上,这一点尤为明显。

3.
我评判奶茶店的标准是珍珠奶茶。相比起其他饮品,珍珠奶...

魔利对玻璃感到某种自恋。她感到某种近似于精神层面的女性同性恋关系。魔利体内的玻璃体和真正的玻璃体之间,有着某种应和。它们互递着隐秘的眼神,暗中交换着恶魔的笑意——至于为何是恶魔般的,魔利也不晓得——宛如某种伙伴似的奇妙关系。就像美少年或美少女们,向镜中的自己投去的目光一样。那是隐秘的、恶魔般的微笑。那是共享同一个情人的两个美女间,一种像是同志,又像是共鸣的隐秘的、恶魔般的欢愉。魔利和玻璃之间的关系,也近似于那种欢愉。


森茉莉《奢侈贫穷》

拾贝 Apr.

感觉很久没更这个了?
最开始想做个记录,只是为了勉励自己不要咸鱼;我也知道,自己的一大问题在于“思而不学则殆”。对读书这件事,我总是犯小资产阶级矫情:天气要适合,周围环境要静,光线得够。最好有一杯红茶在手边,不然柠檬水或者蜂蜜柚子茶也可以。中间千万千万千万别有人打扰;看书到一半突然抽出来最惹人嫌了。
对文字的敏感度大不如前。这个学期尝试着每个月让自己看一些不同类型的书,看看能不能恢复一点吧。

《人间词话》王国维
从前看了一半,这个月找出来看完了。书里的理论,文科学习中知道得七七八八;但总归还是有必要完整看一遍的。

《论语译注》杨伯峻
跟上本一样是买了很久没看的。这次找出来其实是为了写毛概研习报告。...

深夜突然开心,觉得我这辣鸡生活还有得救。
挺好的挺好的,保持这股开心劲过了五一再说,剩下的管他呢。

 

© 白水 | Powered by LOFTER